快捷搜索:  as  88888  da  set|set  xxx  88888 and 1=2  88888) and 1=2 (  set%7cset

池莉我喜欢花朵的生活方式439999

  ◆ 孙 茜

  和很多知名作家一样,池莉已经很久没有推出新长篇了。偶尔也会在某个媒介惊喜邂逅,有时又似乎音讯全无。不过,她并没有遁世偷闲或是转行。尽管作家的天性是自由行走,但写作是她生命的一部分,工作是不能推卸的责任,事实上,她甚至比十几二十年前还要忙碌。

  不久前,她从繁重的公务中脱身,闭关写作新长篇,这也许算她迄今为止最有野心的作品,其间易其稿,她颇为享受这种“烧脑”创作的快乐。好消息是,阔别已久的池莉新作年末应该可以与读者见面了。

  1

  终于和“新写实”握手言和

  成名于上世纪80年代的池莉,与刘震云一起被视作当时方兴未艾的“新写实主义”掌门人,也是极罕见的纯文学畅销书作家,几乎每部作品都能热卖和改编成影视。中篇《来来往往》被改编为上世纪90年代红极一时的电视剧,而《生活秀》更是把池莉的热度推到一个巅峰,不仅斩获鲁迅文学奖等十数个文学大奖,在商业上也取得巨大成功。当时电影和电视版的《生活秀》同步开拍,相继播出,随后话剧版也跟风上演。一部《生活秀》催生了连环炮似的文化衍生品,至今也不多见。

  池莉自小酷爱阅读,小小年纪就躲在阁楼里,吃力地捧着竖排繁体版《红楼梦》来读,被家人捉个正着,把“禁书”没收,从此严格检查她的阅读书目。这并无法阻挡她对读书的如饥似渴。“在童年直至少年时代,阅读是我唯一的寄托。千方百计地看能弄到手的文学书籍,深夜在被子里用手电筒照明,写诗、写散文、写小说。”她高中毕业正赶上“下乡”,而后学的是医科,诗歌处女作发表于在医学院读大二时。学医毕业在武钢卫生处当了三年医生后,她终抵不住文学诱惑又考入了武汉大学中文系,从此走上文学之路。

  在武钢当医生的经历,让池莉接触到形形色色的人群,了解到他们最琐碎也最切身的问题,这些都为她提供了丰富的创作素材,她一笔一墨地把一些让很多人痛心又被很多人忽略的问题拎到大家眼前来。尖锐是池莉写作的特点,绝不是“还原”,目的是“揭示”。池莉身上的理性以及观察与分析事物、人性的视角让她具有鲜明的个人特色。池莉的文字,你读第一句就能识别出来,她的故事题材、语言风格、讲述方式,对情节和人物的取舍,都有着鲜明的个性特征。她擅长描写日常的琐事,显露出缜密的层次感,评论一针见血,或许都与她的医科背景密不可分。

  时隔多年,再被问及怎么看待“新写实”这个标签时,池莉莞尔。她说,“新写实”是我非常对不起的一个词。在我年轻不懂事的时候,曾经一再表示这个词我不懂,这种语气姿态里头是有一种自傲的。或许,更多是感觉自己发轫了更新潮的流派吧?那时候,我感觉“新写实”不够时尚,什么黑色幽默啦、意识流啦才更开风气之先。……现在我才明白:别人怎么样研究你,使用了什么样的名词,你应该懂得那是别人的自由。今天看来,“新写实流派”的说法,还是相对严谨、客观的一个评价。

  2

  那一份爱恨交加,微妙复杂的感情

  除了“新写实”,池莉身上还有一个标签:“汉派作家”。武汉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活在池莉的脑海里,她的写作更是离不开武汉,离不开武汉人。从“人生三部曲”开始,她的写作就呈现出这样一种带有开创性的鲜明特点:善于以都市(武汉)为背景,把握原生态般的“生活流”,真实描写市民阶层的人情冷暖。主人公在故事里看似自由地来来往往,实则把小人物们对这世界的爱恨交织又无能为力表现得酣畅淋漓。对生活和人性的理解,让她看似跳脱生活又在平视生活。她既能看穿小市民的庸俗、自私、愚昧、浅陋,又能顾及他们的种种无奈,看到这些“病痛”的根源,避重就轻地将造就他们性格的命运展现出来。生活的无奈与不可测,会把人的天真和棱角磨去,亦会历练出《生活秀》里来双扬、《她的城》里的“蜜姐”这样风尘侠女式的人物来,她们也为生活所累,却没有屈从命运。但你不能轻易下结论说,她们就是生活的赢家。也有评论家认为这是她的一种局限。池莉回应道:“每一个作家都是地域性的作家,谁生的,血管里就流着谁的血。我的新长篇,肯定还是武汉地域文化背景,这是我的命中注定。”

  她说自己对于武汉的感情可以用这十六个字形容,“爱恨交加,微妙复杂,333366小游戏,不由自主,难以言喻。”在武汉有过生活经历的人,对此回答都要会心一笑,可不正是这样吗?在被武汉的交通与天气弄得心烦意乱时,武昌东湖的水、珞珈山的花、喻家山的绿林又会让人舒展开阔;在穿过吵吵嚷嚷的街巷脾气正要上火时,汉口江滩的风、轮渡的船、户部巷数不清的小吃,又立马抚平了心里的褶皱;偶尔路过汉阳,龟山月湖,古琴台下,一段高山流水又带人梦回春秋。

本站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