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您想玩的新游戏已被“拦截”,请耐心等待审批78439车震门小游戏

  “版号要下来了没有?”

  “没,再等等吧。”

  8月1日上午9点,广州,天河区岗顶,张朋在办公室里一登陆QQ就向群里发问。

  可惜,回复还是清一色的——等!等!等!

  这让张朋这几个月里的烦躁感又“升华”了半寸。

  “张朋们”的烦躁

  张朋所在的游戏团队由于没有提前申请版号,在版号审批通道关闭后,团队陷入了新游研发完成却无法上线的窘境,只能耗着资源,日复一日的等着。

  而与张朋一样焦虑的游戏开发商、发行商、渠道商还有很多,张朋所发问的QQ群就由这些人组成,起初群里只有几个人,蒂法h小游戏,随着游戏版号申请通道迟迟未开放,进群等待新消息的人越来越多。

  流言也多了起来。有人说版号8月会恢复,也有人说版号年内都不会新批。

  这些无法证实真伪的流言,让群里人心惶惶,却又无可奈何。

  “手里压着十几款游戏,没有版号上不了线,靠着老游戏混饭吃,还得养团队。”

  “已经让游戏团队去开发小程序了。”

  “版号再不下发,要喝西北风了。”

  这是张朋最常听到的对话,充满焦躁和无奈。

  不过,有时候,群里也会很热闹。

  就像今天,有人发了圣堂游戏CEO李瑞峰的朋友圈截图,图中李瑞峰大骂盗用版号团队,控诉旗下某游戏版号被盗。

  原来,部分耗不起的游戏团队已经开始选择铤而走险了。

  张朋告诉时代财经说,这种冒险的事似乎变得越来越多了。

  现在,围绕版号审批暂停这一话题,业内出现很多乱象,例如:尚未通过版号审批冒险推出游戏的、冒名顶替偷梁换柱采用新产品套旧版号逃避审查的、伪装合同印章盗号的。为了新游上线,游戏团队的“怪招”越来越多,而版号发放的信号至今还未出现。

  紧闭的版号审批通道

  谁都不曾想到,游戏版号审批通道会突然关闭,并且会持续这么久未开放。

  今年3月,游戏监管部门启动重组,广电总局并入文化部,国家旅游局和文化部合并为文化和旅游部。早期因涉及到改用新公章、职能分配等问题,版号审核进度几乎陷入停滞。

  4月,国产游戏版号审批通道彻底关闭。

  6月,国产游戏运营备案入口也关闭。

  自2016年7月《关于移动游戏出版服务管理的通知》发布之后,游戏运营备案和游戏出版备案(后者简称“版号”)成了游戏运营商在游戏上线前必须处理的业务。

  如今,游戏运营备案与版号审批通道均关闭,皮特老爹大战公鸡,游戏运营商“新游上线”进程深受影响。

  据游戏媒体Gamelook推算,版署单月版号审批量约700款,版号暂停发放的这4个月,游戏行业预计缺失近3000款获准进入市场的新游戏,刨掉占比一半的棋牌游戏,理论上至少缺失1000款可投入商业化运营的新游戏。

  “今年游戏行业整体业绩都不太好,现在版号关闭4个月,运营备案关闭也有2个月。官方说法是机构职能调整,但大家都认为可能不是这么简单。”研究游戏行业多年的分析师李三告诉时代财经。

  在游戏审批通道关闭之前,行业内关于游戏涉嫌色情、血腥、暴力、涉赌等讨论只多不少。当时,“扫黄打非”办公室集中力量严打多个问题领域,游戏行业赫然在列。

  据《人民日报》报道,全国公安机关依法查处涉嫌网络赌博、血腥暴力、色情低俗等网络游戏应用程序多达3975款。

  另外,棋牌游戏涉赌消息不断,不仅央视频频报道涉赌游戏,北京联众公司棋牌事业部利用网游平台开设赌场案件也被侦破。有观点认为,此等乱象或许也是版号审批通道关闭的原因之一。

  无论版号审批通道关闭的缘由如何,对于中小游戏团队而言,如果迟迟无法拿到版号,并将产品投入商业化运营回笼资金,团队只能一直处于空转状态,消耗有限的现金,长此以往或将出现资金链断裂,这也是张朋如此焦躁的原因。

  他甚至已经开始思考游戏出海的可能性。

  “如果8月版号还不能发放,那么只能把游戏运营到海外,给国内渠道留个入口。”张朋在群里说道。而熟知游戏的开发团队都明白这是收回成本的方式之一,但是其中所面临的风险并不少,最主要的是用户问题——在海外运营,游戏前期培养的核心用户可能未来不会回国服,重新获取国服用户将更加困难。

  对此,李三向时代财经分析称,“很多中小企业的处境非常艰难,如果第三季度内还不能打开通道,会有越来越多的团队离开这个行业。相反,大厂产品储备比较多,影响不大。”

  地主家“余粮”也不多

  相比于中小游戏开发团队的焦虑,具有一定规模的游戏企业似乎淡定很多。

本站为您推荐: